世間好物不堅牢,彩雲易散琉璃脆。
做最好的博客模板

一线丨蔚来总裁: 公司“减脂瘦身”、不惜一切打赢电动车淘汰

秦力洪表示,蔚来在瘦身,但并没有截肢,更没有自杀。接下来,蔚来诸如这样的组织调整、预算调整,会是个常态。

腾讯新闻《一线》 王潘

8月25日,蔚来联合创始人、总裁秦力洪在与腾讯新闻《一线》等对话时表示,蔚来创始人李斌前不久在内部宣布裁员1200人一事,从6月份就开始酝酿了。

秦力洪说,这和人一样,胖了就需要减减脂,减减重,别人就说你在截肢,单纯通过截肢减重多么快啊,砍条腿就瘦几十斤,但它不是正常的瘦身方法,所以蔚来在瘦身,但并没有截肢,更没有自杀。据腾讯新闻《一线》了解,7月蔚来管理团队花了很多时间,反复讨论,并且做了一定组织结构的优化,也为一些核心人才做了新的股权期权的激励计划。

秦力洪表示,接下来,蔚来诸如这样的组织调整、预算调整,会是个常态。 “我们现在公司的管理团队一直非常坚定,为了打赢资格赛的每一场比赛什么都可以干,没有什么面子是放不下来的。”

而前不久J.D. Power第一次在中国做的新能源车质量和品牌排行榜,蔚来和ES8分获品牌和所在细分市场第一。秦力洪认为,从这个榜单里自己能够解读到几个信息:在新能源这个领域,质量和品牌的排行榜我们应该洗牌了,观念要变了,不是过去那个德系第一阶层,美系第二阶层,日系第三阶层,韩系第四阶层,自主品牌垫底了,这个观念正在被打破。本次排行前五强,只有一个外资品牌是宝马5系,其他都是中国品牌,在燃油车任何细分排名里,这样的情况都是不存在的。

以下是秦力洪讲述蔚来的发展状况:

谈Formula E:依然叫蔚来车队

最近,关于蔚来有一些解读,其实不太真实,最近我们在Formula E车队股权上引入了新的投资人,但这个车队依然叫蔚来车队,我们第六赛季已经报完名了,在接下来的好几年依然是蔚来车队,只不过我们回归到了一个汽车品牌该做的事,我们做冠名赞助,而不是去拥有这个车队。

最近我们高性能赛事部的商务团队从蔚来公司内部剥离,独立去创业,依然干同样的事,服务我们的车主,EP9和Formula E的商业团队从蔚来剥离,也有很多的谣言说已经不再属于蔚来了,这个车不是我们的了,这也是不正确的理解,这些产品都还是蔚来的产品。

谈ES8:不再是半成品

ES8从去年6月开始正式交付进入到消费市场以后,我们也取得了一些阶段性的进展,有几个简单的数字和事实。

第一点,我们到目前为止交付就已经超过了2万辆。2万辆和很多企业比,这个数字微不足道,连个零头都算不上,这2万辆放到大一些大品牌上都是属于大家会忽略的四舍五入掉的数字。站在中国汽车工业发展的高度,市场零售价的均价在四十六七万,接近50万均价的中国品牌,中国制造的车在一年的时间通过纯市场零售的方式,卖掉2万辆,我觉得从品牌角度、消费升级角度,确实是中国汽车工业历史上的一个了不起的事。

虽然它的量很少,但它也是个尖。过去在乘用车领域,除了不完全市场化的特殊的红旗,在市场层面的汽车品牌里,咱们中国品牌燃油车的天花板就是20万,电动车的天花板基本在30-35万。

上半年很多人说造车新势力排名,当然5、6月份,威马、小鹏数字一度在我们前面。但为什么没有人把丰田和奥迪放在一起比量呢?为什么没有一个合资公司排行榜,要有一个新造车势力排行榜。再何况,7月份贵3倍的蔚来的量又反超了别人,虽然我们7月份干的并不好。所以,我觉得整个市场我们要从各种角度来看,我们自己认为2万辆算个小成就,它在中国的汽车工业沧海一束,而且这2万辆车也并不足以养活我们,但算我们的一个小成就。

前不久J.D. Power在历史上第一次在中国做的新能源车质量和品牌排行榜,蔚来和ES8分获品牌和所在细分市场第一,其中品牌领先第二名十几分。

去年,确实我们车智能系统迭代相对慢一些,当时ES8落下了一个半成品的口碑,被贴了一个标签。如果大家有机会,今天开一下蔚来的车,它绝对不会给你一个半成品的感觉。

从这个榜单里我们能够解读到几个信息。在新能源这个领域,质量和品牌的排行榜我们应该洗牌了,观念要变了,不是过去那个德系第一阶层,美系第二阶层,日系第三阶层,韩系第四阶层,自主品牌垫底了,这个观念正在被打破。我们看到前五强里,只有一个外资品牌是宝马5系,前后都是咱们的中国品牌,在燃油车任何细分排名里,这样的情况都是不存在的。

我们也看到蔚来排第一,但我并没有沾沾自喜,并不觉得我们甩了别人好几条街,也并没有觉得我们将来天天会第一。但我觉得也会给大家传递一个信号,所谓的年轻的公司就不靠谱,这样的观点可能也需要重新审视一下。

谈“烧钱”:资金主要用于正向研发

最近又向大家展现了另外一面,我们也在压缩开支、裁员。前两天李斌刚宣布了裁1200人,年初我们是9000多人,我们三季度末做到7500人。动作还是很坚决的。

大家会觉得这个公司很奇怪,一会儿毫不在乎成本狂烧钱,一会儿好像感觉揭不开锅,到底怎么回事?我觉得我们需要解答几个问题。第一钱都花哪了?大部分的钱花在研发上,蔚来从成立到现在一共花出去的钱260多亿人民币,研发占到90多亿。从战术层面来说,我们研发走过一些弯路,但我觉得研发是一个试错的过程,谁能保证实验一次成功?

关键在于,90多亿投下去,就在这么一两款产品上,每款产品身上所承载的投资强度是非常大的,有很多公司比我们研发投入大,但它由于产品太多了,它每个产品单品研发投资未必比我们大,所以这是我们性能和质量背后的保障。

另外,蔚来的研发不光在车,我们的换电站也是研发,我们改装的移动充电车也是研发。光是换电站系列和车的可换电底盘系统和可快速更换的电池包,里面就有接近500项专利,这些背后都是研发。云调度也是我们自己的研发,APP也都是我们自己来开发的,所以蔚来的研发是一个比较广泛的定义,不光是车,当然这里面大部分是车,也包括EP9和我们投到赛车上的钱。另外还有一部分是花在将来几年下一代产品的研发,这个已经在投入了。

目前,我们的三电和三智,三电包括电池包、电机和整车电控系统,这是电动车大三电系,三智是智能驾驶座舱、智能网关系统和自动驾驶系统,三个智能化的东西,这6个方面都是以独立正向研发为主的公司,全世界除了蔚来就是特斯拉。

当然我们在别的很多方面,我们选择了跟别人合作用供应商,但我们觉得三电是电动车的根本,三智是将来智能车的根本,这6个方面我们坚持独立正向研发,从写代码、建数据开始。

我们的专利数已经不少了,已经申请下来的和在申请的,一共4200多项专利,很多专利都是非常核心的专利。我相信同等规模的企业里,这是遥遥领先的。

谈战略:已进入第二阶段的淘汰赛

我再花点时间给大家讲一些战略改变的问题,今年年初在我们内部提出未来战略三段论,第一、第二、第三阶段。

第一阶段,组队集训、打热身赛阶段。这阶段核心评价指标是你能不能跑出来,这个过程中可能有低效的时候,多花钱的时候,做错事的时候。但关键的指标,你能不能在规定时间到达预定位置,这是一个布局的阶段。

第二阶段,资格赛,就是我们今天所处的阶段。李斌说资格赛说的比较客气,我们换一个词叫这个阶段是淘汰赛。前两天李斌的内部信叫“泥潭中的马拉松”,的确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就是泥潭,在这个过程中你要尽量跑到保持第一的位置,而且要越跑越快,这是不容易的。所以这个阶段一个字就是“赢”,只要在法规规则的范围内,我觉得怎么赢都行。所以,大家慢慢会习惯一个好像不太一样的蔚来,其实也就是同一个人到了不同阶段而已。

第三阶段,决赛。几年以后随着我们第二代产品平台推出,我们觉得智能电动汽车相对比较终极的产品形态还要过几年才出现。今天不管蔚来、小鹏、威马、特斯拉,我们认为智能电动汽车的产品都是一个过渡形态的产品。我们的任务就是活下来,要赢这个淘汰赛,进入决赛圈,还要保持体力。

谈蔚来能源公司:扩大股东阵营 并不是要卖

大家最近看到蔚来能源公司在融资的消息,其实这也不算一个绝对新闻,蔚来能源公司成立于2017年上半年,我们从成立第一天就有外部股东,这个外部股东所占的比例还不小,虽然我们蔚来是第一大股东,我们股东另外一方面是湖北省国资平台。

所以,我们这次只不过要扩大外部股东的比例和阵营而已,它是一个量变不是质变,不是说过去是自家的现在要卖了,这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事。现在我们就是需要更多食品来让自家孩子长得更大,同时为街坊可以更好的干点活,这是蔚来能源。

谈裁员:是减脂瘦身 并非截肢或自杀

关于组织的调整和效率优化。这中间裁员是大家比较看得见的事,但我们内部组织优化包括审批流的优化,各项流程优化也都在进行。我们经常会注意别的企业裁人,我说把裁人这个字反过来,我们其实对人才还是依然关注和苛求。

其实这一轮,李斌宣布的1200个岗位的裁减,从6月份就开始酝酿了,整个7月是在定义公司内部的核心岗位和核心人才,我们定义出来的核心岗位和人才的数量远超过我们要裁掉的1200人,花了很多时间,反复讨论,并且做了一定组织结构的优化,保留核心团队。我们也为我们定义的核心人才做了新的股权期权的激励计划,长期保留他们,稳定核心团队。

我的这个感觉就像说咱们人一样,像我最近胖了,要减减脂,要减减重,别人就说你在截肢,单纯通过截肢减重多么快啊!砍条腿就几十斤,但它不是正常的瘦身方法,就是说蔚来在瘦身,但我们没有截肢,更没有自杀。

正好前段时间,有一篇文章叫《离开蔚来的年轻人》,从文学的角度我很佩服那个作者,写的非常好,但我看完这个文章之后,觉得他采访的那几个人认识问题是片面的。

接下来,蔚来诸如这样的组织调整、预算调整,我觉得会是个常态,我觉得在今天的市场和经济情况下,没有动组织、动员工数量的公司才值得大家去关心,动就正常了,天冷了嘛,加件衣服。

我们现在公司的管理团队一直非常坚定,为了打赢资格赛的每一场比赛什么都可以干,没有什么面子是放不下来的,这是我们的这三点。

谈市场举措:首任车主终身免费换电

今年春节左右,有人说我们的车去东北,去阿尔山,有燃油的充电车随行,综合油耗40升、60升柴油,这个事对我们的伤害非常大。这是一个非常纯粹的谣言,我们查了我们所有的服务记录,我们充电车的服务记录,人的出班的记录,我们在整个春节前后那20多天,没有任何一辆车在东北出现连续多次加电的记录,这是个纯粹的谣言。某些人在北京郊区找了雪地,照了个照片,写了这么一段话。这个事对我们伤害非常大,这个事不存在。

我们预计在今年内,我们会有一次关于蔚来能源对外服务合作的比较正式的介绍,现在各方都还处在商业保密和试行阶段,蔚来能源的融资不完全是因为缺钱,但缺钱是个永恒的问题,还有一个原因是它有资格那么做,它有外部业务、外部客户,它有实际服务案例,有核心技术,核心服务能力。这个团队是有资格出去找钱的,不是穷疯了到处去抢,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。

我看同时也宣布了一个最新的市场举措,从8月25日开始,蔚来所有的车主终身免费换电,和我们以前说的代取送的一键加电服务不一样,我的换电站现在利用率并不高,很多人说我的换电站是数量不够,其实不是,我的换电站是不够忙,我希望它忙起来。所有蔚来的首任车主,已经买了车的,和新买车的,终身免费换电。

终身免费换电是自己开车去换电站换,和蔚来提供代取送的一键加电业务是两回事,那个主要收的是服务费。如高速、异地、本城都没有限制,这是一个非常简单和干脆的政策。

它的实施有效期到什么时候?我不知道,我们不断地会进行测算,会在适当的时候可能会停止,但宣布停止之前,所有的车主在还是我们车主的时候都可以去用,这就是我们这个政策,很简单。

以下是秦力洪接受媒体问答实录:

提问:这次的编制调整除了在财务方面有考虑之外,还有什么目的?对公司运营会有什么样的帮助?

秦力洪:这个应该有两个主要目的。

1、确实在公司整个支出方面要做瘦身,因为人员的减少还不光是少发点工资那么简单。像我们今年年初,我们面临的一个问题是办公室不够了,还要新装修办公室,它还有很多相关的成本。

2、我们对内外都要发布一个很明确的信号,苦日子开始了。这些话平时说感觉都比较隔靴搔痒,真正得有动作,让大家意识到我们在一个非常复杂和凶险的环境里在竞争。我们全体员工都要放下幻想认真干活,让公司在更加激烈的竞争和更加残酷的环境里能够脱颖而出。我想这两个目的都有。

提问:您刚才说我们正在处于资格赛的阶段,那您觉得现在有哪些主要要素会影响到资格赛的竞争,这些要素跟咱们在第一阶段相比发生了哪些变化?您刚才也说在泥泞中跑步,但同时还要保持优雅,以咱们这次裁员为具体表现,之后我们从战术上还会一直保持优雅吗?

秦力洪:首先这个优雅是一个相对概念,尽可能吧。当然的确涉及到1000多人员工的裁减,如果你把这1000多人想象成1000多个个人,而不是一个管理的数字,他们有家庭、有期许,他们入职的时候很兴奋过,每个人都很热爱公司,在公司不同程度都做了很多贡献,现在他们要离开,我觉得这些情绪我都可以理解,甚至都不敢把自己放到那里去想。所以,我信一句话,作为一个管理者、一个人还是要有感情的,这是我们掌握优雅与不优雅之间的边界。

我们今年在人员优化过程中,做了一些不够优雅的事,每次只要我知道,我都会去跟我们团队做沟通。有一个真实的例子,一位负责一键加电的道路服务专员,他被通知要离职的时候正在给用户服务,这个事对我们内部来说,那就是我们整个人力资源和管理体系做的还不够好,大家就依此复盘。这个优化的决定,我要尊重这个团队的管理者做的决定,但不等于说我们就要在这一刻用这种方式来做这个事。

这次我们每个离开的同事,会给大家准备一个小小的礼物,这个礼物也很简单,操作也很容易。大家如果了解蔚来,知道蔚来APP的积分是一个比较神奇的现象,我们会送他一部分积分,有两个意思。

第二,资格赛的决胜要素,其实说起来非常简单。

一要多卖车(销量得好),因为汽车不管怎么样是一个规模经济,销量下来了,什么都不好。

二要逐步地,但要大力度地提高我们的毛利,这是我们的造血能力,要毛利很低,销量好,也不能养活自己,毛利是个更复杂的事情,而且是很难一蹴而就的,像我们今天宣布的终身免费换电这种销售政策类的东西,是要从我们毛利里减钱的,要有测算,平均每台车每年用多少次,平均每次成本多少,先把它从你车里的毛利减掉。为了市场,我们要牺牲一部分毛利,但反过来公司要提高毛利,这就是在泥泞中跑步。

三公司内部的精简,效率高,就是我们的成本费用水平得低,效率得高。